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逆武习道 第一百五十五章:雨楼之人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2:13

逆武习道 第一百五十五章:雨楼之人

“难道他就是墨。传说中百战无一败的墨,更是逃脱主宰的追杀,还从主宰的追杀中看出主宰清葬部队阵法的传奇人物?”

李辉轻轻一笑:“看到他的面具了吗?这个面具的意思就是邪魅。”

“还吹捧呐,走吧速子为你们准备了接风宴。”沐墨隔着面具对着李辉笑骂。

“那你不需要迎接别的势力了?”李辉感觉沐墨和速子都与他去吃饭喝酒的话,没人来迎接别的势力,给沐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辉呀,队长就是为了把你们都召集起来,所以才有了这次解说主宰清葬部队的事情,放心过来喝。我们逆什么时候还需要看别人的脸色了。”

李辉听到速子都这样说了,笑着点头:“好,一起喝酒去。”

沐墨走上去拍拍李辉的肩膀:“受苦了,我没能第一时间寻找到你们。”

李辉笑着摇摇头:“我们这不是都见面了,还说那些说干什么。走走走,喝酒去。”

沐墨看着速子已经喝李辉勾肩搭背的向着欲城走了进去。

沐墨交代了几句便开始向着速子他们哪里走去,忽然体内的那份暴躁感再次袭来,沐墨瞳目变为红色,看着妖艳无常,此时路过沐墨身边的人都感觉到自沐墨身上传来的暴躁,在看向沐墨,透过面具的眼瞳看到的是妖艳红色,个个看的都是心惊胆战。

沐墨这几日发现这份暴躁的感觉是越来越明显,发作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

当这份暴躁感压制不住的时候,沐墨立马离开欲城,这里人那么多,沐墨破压制不住那份暴躁感,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得罪一些不必要的势力。

可是一切都没按照沐墨心想的去发展,沐墨丧失理智的攻击眼前的一名看起来像智者的老头,老头措不及防的受到沐墨的攻击,沐墨仅仅一掌便把老头给推飞数米,力量也是比平常大出好几倍,仿佛此时沐墨得到了狂化一样,自身属性增强,可是丧失了神智的沐墨可能会攻击自己人。

沐墨攻击完老者并未停下二十继续开始向着附近人开始攻击,老者起身大怒:“我堂堂雨楼何时受过这样的挑衅,逆一个小小的逆创始人,如果不是听说逆知道主宰清葬部队的阵法,我雨楼会来理会你这样的小势力!”

“什么,这位老者居然是雨楼的人。这下逆有麻烦了。”

“岂止是麻烦,我觉得逆的逆袭之路今日就要断送了,雨楼动动手指就可以灭掉逆,墨居然敢对雨楼的人动手,真的是高看自己,逆今日怕是要被灭门了。”

路过这里的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是沐墨扭头看向老者,老者指着沐墨:“跪下道歉,我今日便饶了你,如果不,逆今天便做好灭门的准备。”

沐墨忽然发出一声类似野兽的咆哮,直袭老者,老者万万没有想到沐墨得知自己是雨楼的人还敢动手,所以来不及防备,再次受到沐墨的一击。

老者捂住胸口:“墨,既然你想死,那么我便成全你。希望你可以承受起雨楼的报复。”

老者被随从连忙掺起欲要离开回到雨楼,派人来把这个名为墨的人给碎尸万段。

可是沐墨此时眼中自有那个老者似乎把老者当作仇人一般,老者刚被随从扶起沐墨立马开始攻击老者,老者随从这次反应过来立马出手开始向着沐墨拦截,沐墨忽然止住脚步盯着老者带来的随从,那群随从忽然止住脚步,看着沐墨的眼睛,一秒,二秒,在第三秒的时候一位随从腿脚开始打颤,然后接二连三的随从腿脚都开始打颤,噗通一声有人跪在地上嘴角打颤想要说什么也是嘴巴就像被封印起来,无法言语。

老者看着自己的随从忽然都跪在地上似乎在求饶,可是那个墨就站立未动为什么自己随从仿佛看到了可以威胁到自己性命的怪物。

不过老者看着随从再向刚刚让自己颜面尽失的墨求饶,不禁怒喝道:“你们这群废物,给我杀了墨,我给你们一座城池。让你们坐上一城之主的位置。”

可是他带来的随从仿佛没有听到老者的话一个个跪在地上眼神散去光芒路人一个个都露出不解之意,也有人心中惊讶无比,瞳孔无光这已经是死亡的征兆,可是那个墨什么也没做就是盯着他们

逆武习道  第一百五十五章:雨楼之人

老者想要逃离,也是看到自己的随从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还有刚刚感受道沐墨的二拳自知不是沐墨的对手,所以他也吓得坐在原地不敢动。

老者的随从似乎受不了这种压迫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眼睛居然留出血泪,不过眼神比刚刚要好一些,有了一丝光芒,不过路人都看出来了这位随从其实就是回光返照,现在的他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老者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听到自己手下刚刚的一声哀嚎吓得腿脚一软,便感觉裤裆之间有点湿热然后大脑便处于空白,直接晕死过去。

老者的随从一个个的倒下,沐墨的眼神也是一点点的回复清澈,速子和李辉此时已经感到找到了沐墨,速子看懂眼神发红的沐墨便拦住要叫沐墨的李辉。

“队长这是怎么了?”李辉被速子拦住便很是不解。

“他来到这里,一直都是用梨花来压制自己体内的狂暴,可是今天明明已经喝了梨花茶,为什么他还是压制不住自己。希望没惹出什么事来······”速子边向李辉解释边向附近看去随之速子的声音便停了下来,向着一处看去。

“梨花?”李辉发出自己的不解,可是看到速子在看向地上一处,李辉只好随之看去,忽然瞪大眼睛:“这这这,谁杀的,这么残忍。”

速子立马跑向沐墨身边双手按住沐墨的双臂,认认真真的检查者沐墨是否受伤,看到沐墨只是站立在哪里并未受伤便松了一口气然后怒视这周围人:“谁人敢动逆的创始人。”

李辉听到速子这句话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有人攻击沐墨,怪不得速子这么急急忙忙,李辉立马和速子站立在一块怒视四方。

也许有人事不愿意得罪这个地头蛇便有人说道:“墨忽然这雨楼的老者出手,便出现神奇一幕,老者的随从不知什么情况全部跪地死亡。”

速子怒视此人,他说的很明显是墨动手,向雨楼的人发起攻击然后又杀死了雨楼的随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怪罪在沐墨头上。

速子瞪他一眼不过沐墨还没有完全清醒不想多生事端便叫来逆的人:“把这群死的人抬走,那个老者带回欲城,然后我发现是他先动手伤害墨的话,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一定不会让他活着离开欲城。如果有人愿望墨的话,下场也只有死。”最后的自然是说给路人听的。

“哼,你们知道雨楼是什么样的势力嘛?还敢这样狂妄。”刚刚说话的人听到速子威胁他,便不服气的想要说出雨楼的实力。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手术费用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收费高吗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乘车路线
南京龙蟠结石医院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