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大量增持短期国债巴菲特提前嗅到通胀

发布时间:2019-08-15 16:10:33

当很多人都在讨论通缩风险时,巴菲特却在悄悄为未来的潜在未雨绸缪。

根据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近日发布的财报,“股神”在第二季度显著提升其固定投资中短期的配置比例。人士认为,这似乎是在为可能提早到来的通胀风险做准备,因为短期抗通胀的能力更强。

有专家表示,出于阻止经济再陷衰退、抗通缩以及削减债务等考虑,美联储今后一段时间可能放松货币政策,这可能在未来带来较大的通胀压力。

“股神”增持短期债券

10日,在万众瞩目的美联储议息会议当日,美国媒体披露巴菲特增持短期债券、疑似为潜在通胀做准备的消息。

根据巴菲特的旗舰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新发布的财报,截至今年6月20日,该公司持有的各类美国、市政债券、外国政府债券和中,有21%的债券到期日在一年以内。而在3月31日,这一比例只有18%。去年第二季度末时则仅有16%。

美国Stifel Nicolaus公司的分析师梅耶表示,伯克希尔公司增加配置短期债券的举动可能发出一个信号,即巴菲特开始预期利率在不远的将来开始上升,而且的时机可能比很多人预期的都要更早一些。

79岁的巴菲特去年就向美国国会发出呼吁,敦促议员们防备随着经济复苏而来的通胀风险。在去年8月刊登于纽约时报的一篇署名文章中,巴菲特指出,政府必须及时收回在金融危机后向金融体系大量注入的“货币药剂”。

巴菲特当时表示,美国正在大量“排出美元”,这可能带来破坏性的影响。他指出,无节制的印钞行为,势必削弱美元的购买力。

伯克希尔公司股东之一、T2合伙人公司的高管格伦表示,巴菲特可能在开始为未来可能出现的通胀做准备。“他可能希望逐步缩短所持债券的存续期限,因为通常通胀的状况对长期债券最不利。”

第二季度末,伯克希尔持有的一年以内的固定收益资产总价值为60.8亿美元,较前一季度增长8.5%。同期,该公司持有的较长期固定收益资产价值下降8.6%,至227亿美元。过去三个季度,伯克希尔公司持有的短期债券都在上涨,而期限超过1年的长期债券则连续下跌。

罗杰斯不改唱多商品

巧合的是,在巴菲特被曝为通胀做准备的同时,另一位知名投资人罗杰斯也在近期发出了类似的信号。相比巴菲特“多做少说”的风格,罗杰斯对于通胀的提醒来得更为直白。

趁着近期国际小麦(,)(,)价格持续飙涨的势头,曾成功预见此前多轮商品牛市的罗杰斯再次发出商品多头的鼓噪。

在罗杰斯看来,令他如此看好商品的最重要原因在于各国仍在继续的“印钞”策略。这让实物投资特别是(,)投资成为最佳避风港。

“准备好了,要是你家里还有空的糖罐,赶紧去买糖来装满咯。因为糖价接下来只会涨不会跌。”罗杰斯诙谐地说。他表示,未来几年,几乎所有农业大宗商品的价格都会大幅上涨,直到价格涨到一定的程度,开始有更多人重返农业种植。

摩根士丹利的经济研究联合主管菲尔斯近日表示,对于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担忧已有所减轻,反倒是投资人应该更多担心美联储可能重新启动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后者可能推高全球的通胀压力。

“世界经济依然拥有增长的动能,”菲尔斯近日在CNBC电视说,“全球经济过去12个月的增长达到5%,但实际利率却位于负数水平。对出现经济增速放缓的担忧已过头,当前的风险已转为上行。”

美联储“心软”坏事

在最近的一系列经济指标指向美国经济的增长放缓之后,外界对于美联储可能变“退出”为“退步”的预期达到顶点,而一些美联储官员关于通缩的预警更强化对于美联储将重启量化宽松的预期。在9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美联储旧金山分区银行的研究人员表示,美国经济在未来两年再度回到衰退的可能性“很大”。

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即便不在本周就宣布实质的量化宽松措施,美联储松口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和拉动经济走出衰退,美联储在过去两年将自身的资产负债表扩大两倍,至2.33万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国的通胀率则降至44年来的低点。上周发布的异常疲软的非农就业报告,进一步将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压低至历史新低。

美国劳工部将在13日发布最新的CPI。市场预计,7月份美国的核心CPI升幅将保持在0.9%的低位。目前,10年期美国国债和防通胀国债(TIPS)的息差显示,货币经理预计美国未来10年的年均CPI增幅为1.8%,低于前一个十年期间的2.2%。

包括“债券天王”比尔·格罗斯在内的一些专业人士近期纷纷表示,随着经济增长出现放缓,美国的通缩风险变得更为突出。格罗斯本人已建议投资人买入更长期限的债券,以规避通缩。

不过,也有专家指出,正是美联储的“心太软”,为将来的恶性通胀埋下祸根。

“通胀压力正在上升,”摩根士丹利的菲尔斯说,“在印度,物价上涨和通胀的风险已相当明显,许多主要经济体的(宽松)货币政策是造成通胀的主因。”

摩根士丹利的菲尔斯认为,美联储需要更早结束、而非推迟甚至是重启量化宽松政策,很多新型经济体都在“进口”美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进而推高全球通胀。

菲尔斯表示,当前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面临两难,要不任由通胀自由发展,要么大幅加息而不管自身已经很高的债务负担。他认为,美欧央行当前可能倾向于容忍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走高,以帮助变相削减债务负担。

昆明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睡眠性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
郑州治牛皮癣专科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