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也曾坐在上面看着窗外洁白深厚的雪

发布时间:2020-01-24 07:19:18

常常想象着将来拥有一张样的书桌,应该很漂亮,且不失古朴风韵,还要带着书香的知性。

对着一个大大的玻璃窗,拉开白纱窗帘,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照得人暖暖,窗台上摆着一两盆水仙和吊兰,或者,太阳花也行。

几本书静静地躺在书桌上,那是它们最乐意待的地方,一本敞开的书页上还有前夜灯光下勾画过的痕迹,横睡在书上的钢笔应该是某一个心爱的人送的,还有那瓶我最喜爱的蓝黑色墨水。

它就这样静静地安命于充满书香味儿的书房,旁边再有一架钢琴,仅仅是当摆设,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很过份的奢望?想着想着竟已勾勒不出那场景的轮廓,因为想象的一切都是那样完美,而对于美,我又总是那样地缺乏想象。

我想起了家那张书桌,我所有对书桌的憧憬都从它的身上而来,从我出生以来它便在视线,我不知道它还有更悠久的历史,我问过母亲,母亲说它比我大两岁,是与结婚时做的,那是他们唯一的家具。

日月渐去,流时数十载,有些东西一直在中存在却从未被发觉,有时也会想,在那个常常被遗忘的角落,到底堆积了多少?所以竟也记起,在上面坐过、爬过、业,想过心思发过呆。

在那泛着古红的桌面上,我仿佛看见了上面还有被我踢碎水瓶泼下的水渍,儿时的夏天,爬坐在上面,学着大模样手捧着碗茶水,神情若有所思地从窗台向外望去,突然发现,原来从小开始就很喜欢发呆,望天望云望田望路,望着望着便出了神,回头一转身只听 嘭 的一声,水瓶被踢倒摔得粉碎,水溅四方,值得庆幸的是,水已是过夜水,不是很烫。

也有夜色台灯下赶作业的影子,弟弟在一旁,使劲地抄啊写啊,姐弟俩通常在星期日的深夜来完成星期五晚上老师布置的假日作业,还不敢开明亮的灯,怕隔壁房间的父母见光而来,轻则数落一顿,重则狠打一顿,不敢想象。

某日的深夜,我们一如既往地在赶急,只听 嗖 的一声带着火亮,迅速从台灯的电线上掠过,然后一片漆黑,姐弟俩惊呼,以为是什么妖魔灵怪,其实是电线被烧掉,却还要纠结是否要冒着被打的危险开灯继续,还是索性蒙被睡去等着明日老师的训斥?毕竟对于疲惫的孩子,床的诱惑是多么大啊!

也曾坐在上面看着窗外洁白深厚的雪

长大以后,身倚它旁,看黑夜里冷清的星月,听尽致淋漓的雨声,念憧朦纯真的心动,聆甜蜜忧伤的情歌,写多愁善感的诗意 有时候,什么也不做,只是发呆,这一张简单的书桌成就我很多的思绪。

现在的它依然摆在那个位置,每一次回家,在它面前坐下,自己总会莫名其妙地变得安静,安静到只能看见以往的过眼烟云,有欢笑有眼泪的画面。

我不知道书桌对于我意味什么,但我知道拥有一张自己喜爱的书桌是一件多么值得炫耀的事,的含义有很多,我想这算得上!

所以,我无数次地将它列入意中想象,然将想象无限刻画。

2012年 月9日

上海记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克什克腾旗蒙医中医医院怎么样
吉林哪个医院看牛皮癣疗效好
清远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江门男科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